主页 > 新闻中心 >

困局一年未解 保险公司被指"打太极"

作者: 日期:2011-5-10 9:37:39 人气: 时间:2016-09-04 11:21 来源:太原市鑫玉峰化工厂 作者:admin

  
        秦怡生告诉记者,令自己想不通的是,企业投保的目的是为了应对和预防不测,但真正需要保险公司伸出援手的时候,遭到的却是冷漠和刁难。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故德纳都咬着牙挺过来了,没想到后续的保险理赔却让公司身心俱疲。被胁迫增加保费
 
  值得关注的,根据德纳化工的描述,南京人保曾胁迫其续保期增加保费额。
 
  胡维敏告诉记者,德纳化工的保险在2015年12月26日到期,南京人保多次要求续保,公司担心理赔案件久拖不决对企业不利,随后向南京人保提出先延保两个月,但被南京人保当即拒绝了。南京人保表示不续保可能会影响“6·12”事故理赔案件的处理,并且南京人保不仅要求我们续保,而且还要增加80%的保险费,最后出于无奈,与他们协商后,进行了续保并最终增加了50%保险费。
 
  胡维敏说,最让德纳化工心寒和愤怒的一点是,南京人保拒绝履行合同上的付费附加条款——预付赔款条款(保险人自收到赔偿保险金的请求和相关证明、资料之日起六十日内,对其赔偿保险金的数额不能确定的,应当根据已有证明和资料可以确定的数额予以支付;保险人最终确定赔偿的数额后,应当支付相应的差额)。
 
  由于损失巨大,在企业经营遇到最大困难的时刻,太原市鑫玉峰化工厂德纳化工分别于2015年10月16日和2016年1月26日,两次以书面形式要求南京人保在公估报告确定的理算金额基础上,先预付德纳化工50%的赔款,用于缓解公司的资金压力,但被南京人保拒绝。时年已近70岁的德纳化工(南京)有限公司董事长秦怡生站在公司门口,尽管距离2015年6月12日发生事故已过去一年有余,但当年事故的痕迹依稀可见,又似乎是一场噩梦。
 
  本以为投保了就可以保障企业财产安全,但令秦怡生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投保的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以下简称南京人保财险)至今分文未赔。头发已经花白的秦怡生拖着疲惫身躯,眼神流露出诸多无助,这个曾经意气风发的企业家,现如今深陷维权困境。
 
  事故理赔陷困境
 
  公开资料显示,德纳化工于2015年6月12日发生意外燃爆事故,造成严重经济损失。南京市安监局出具的“6·12”爆炸事故调查报告认定:此次事故性质为一起因空气进入环氧乙烷计量罐达到临界量遇静电引发化学爆炸而发生的一般生产安全责任事故。
 
  德纳化工的法务专员胡维敏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德纳化工每年都会购买保险,每年保费支出100余万元,公司于2014年12月25日向南京人保分别投保了财产一切险、营业中断险、公众责任险等险种,尽管此前每年都有购买保险,但没有发生过事故,也未进行过理赔,这次事故发生后,德纳化工随即向南京人保启动了理赔程序。
 
  但令德纳化工意想不到的是,自理赔程序上报日起,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接连发生,根据德纳化工提供的其与南京人保订立的一系列合同显示,厚厚的合同书上每一页的关键条款都被认真做了标注。
 
  胡维敏告诉记者,根据合同约定,人保在本次保险理赔处理过程中存在公估机构单方选择、赔偿金评估过低、胁迫续保增加保费额、不履行预付赔款条款等违规与显失公平的行为。
 
  “南京人保当初在公估机构的选择上就不公平,擅自选定了第三方公估机构。在后来的公估计算过程中,我们与南京人保的意见不统一,公估公司也明显偏向了南京人保,这一点让我们觉得很无力也很委屈。”胡维敏向记者介绍时说。
 
  资料显示,在公估公司提供的报告中,财产一切险理算金额为336万元,营业中断险理算金额为1408万元,合计1744余万元。
 
  德纳化工则认为,经过账目资产核实与营业中断损失测算,报告中所确定的损失金额与实际损失金额差距巨大,存在故意报低事故损失之嫌。
 
  一保险行业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就公估公司而言,公估公司是协助保险理赔的第三方,独立于保险公司和被保险人,原则上应公平、公正地作出保险事故的评估与鉴定。但现实情况中,因为公估公司的绝大部分业务来源于保险公司,受到行业压力,公估公司往往会受制于保险公司。
 
  而另一方面,根据合同约定,额外付费条款——“预付赔款条款”,中国人保财险南京公司拒绝德纳化工提出的预付50%的赔款用于帮助公司走出困境的要求。
 
  “我们明明是根据合同条款提出的要求,但南京人保当即就断然拒绝了,要求我们必须先同意公估报告的损失金额,才能预付部分赔款,这明显就不符合合同规定的。在我们最危难的时候,保险公司不仅不出手援助,甚至还故意刁难我们,人保财险这种做法让我们心寒。”说到此处,秦怡生不免情绪激动。